Foryou NPWT: 华励负压伤口治疗系统

新闻中心

伙伴资讯

  • 华为任正非:春江水暖鸭先知 不破楼兰誓不还
    ——任总在“出征·磨砺·赢未来”研发将士出征大会的讲话提纲
  • 2016-10-28

  •          编者按
             1987年9月15日,任正非任总带六个人创立了一个“小作坊”,华为创业开始;1986年7月17日,张浩先张总携惠州工业发展总公司与日本、香港合资成立信华精机有限公司,华阳创业起步。从过去到今天,华为一直是华阳的重要客户;从华阳医电起步到现在,华为一直是我们的管理标杆。
             无论2000年的“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还是2016年的“春江水暖鸭先知,不破楼兰誓不还”,华为坚定的足迹,给我们指引、给我们力量!

             在当前行业数字化及网络转型的时机,我们从研发集结了2000名高级专家及干部,奔赴战场,与几万名熟悉场景的前线将士,结合在一起,形成一股铁流。在机会窗开启的时间,扑上去,撕开它,纵向发展,横向扩张。我们的总战略正如徐直军在法兰克福宽带大会上所说的,“做多连接,撑大管道”。我们错过了语音时代、数据时代,世界的战略高地我们没有占据,我们再不能错过图像时代。我们不能像过去一样,以招聘新员工培训后扑入战场,等3~5年他们成熟的时候,这个机会窗已经半开半掩了,我们又失去了一次占领图像高地、云化时代的机会。因此,我们短时间直接选拔了,有15~20年研发经验的高级专家及高级干部投入战场,他们对技术深刻的理解能力,与前线将士的战场掌控能力结合在一起,一定会胜利的。
             像这样的誓师大会,我印象很深的,还有2000年的五洲宾馆的出征将士的送行大会。“青山处处埋忠骨,何须马革裹尸还”的大标语,充满了一种悲壮,其实我们那时连马革也没有。为了身份的证明,我们需要世界市场的成功,在完全不了解世界的情况,就踏入了茫茫的“五洲四洋”,那时非洲还在战乱中……。风萧萧兮易水寒,在那外汇管制的时代,常常发生我们的员工在麦当劳刷不出卡来的窘境。有一本小书《枪林弹雨中成长》就记录了一代人的艰辛。今天能达到800多亿美元的销售收入,融进了多少人的青春、血汗与生命。我们今天成功了,不要忘记一起奋斗过的人。不要忘记不管是因公,还是因私,献出了生命的人。我们今天已有大片土地,一定能找到纪念他们的形式。
             今天我们的勇士又要出征了,我们已经拥有170个国家武装到牙齿的铁的队伍,我们的流程IT已经能支持到单兵作战。每年我们仍会继续投入上百亿美元,改善产品与作战条件。我们要从使用“汉阳造”到驾驶“航母”的现代作战方式转变。我们除了在传统增量市场大量培养将军,创造成绩,多生产粮食外。在新的机会领域,我们也要努力成长。云化是我们不熟悉的领域,图像虽然我们领先,但海外除德国大规模实践的经验外,在其他国家还没有规模化的成功,还没有建立一支成熟的队伍。特别是面对大视频带来的流量洪水和更低的时延要求,我们还没能驾驭。战略预备队只能一边学、一边教、一边干,让小老师逐渐成为“大教授”;让二等兵在战火中升为将军。大时代呼唤着英雄儿女,机会将降临有准备的人。大江东去浪淘沙,天翻地覆慨而慷,不能打仗的主官将会离开岗位。随时准备下台,才能不下台。
             服务是我们进攻中的重要防线,网络容量越来越大,越来越复杂,维护越来越困难,任何新公司、黑天鹅要全球化,都不可逾越此障碍。没有多年的积累是不可能建立起来活的“万里长城”、“马奇诺防线”,我们这道历时28年建立的服务体系,不是容易超越的,特别是这条防线正在逐步人工智能化。GTS这些年的进步,为我们建立了巩固的防线,使我们进可攻退可守。我们迫切需要更多的专家、将军,建立起对未来复杂网络,更巩固的防线。“江山代有才人出”,服务将是我们不败的基础。
             20多年前我们走出国门,是为了身份的证明,我们曾借用二战苏联红军瓦西里·克洛奇科夫的一句口号,“背后就是莫斯科,我们已无退路”。莫斯科不是我们的,我们根本就没有任何退路。我们向前走,被认为是共产主义在进攻,退后被认为是资本主义在萌芽,当我们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里时,面对陌生的妻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因为对客户说得太多了。在他们最需要陪他们游戏,给他们讲讲故事……的时候,我们生命的时间,完全被为生存而战全部绞杀了。儿女总有一天会明白,他们的父、母无怨无悔的一生,明白他们父、母像中央空调一样温暖了全人类,没有像电风扇只吹拂他们的伟大情怀。但是,我们永远不能报答自己父辈的良心自责,将久久萦怀。
             我们除了在市场战线要获得成功外,在技术战线我们也要有所作为。我们每年除了给开发拨付80~90亿美元以上的开发经费外,将给研究每年超过30多亿美元的经费。我们为什么要延伸到基础研究领域,因为这个时代发展太快了,网络进步的恐怖式发展,使我们不能按过去科学家发表论文,我们理解后去做工程实验,然后产品,这样缓慢的道路。我们现在就要选择在科学家探索研究的时候,探进脑袋去思考如何工程化的问题。我们不仅要使自己数十个能力中心的科学家和工程师努力探索,不怕失败。而且要越过工卡文化,大量支持全球同方向的科学家。我们的投资是不具狭义目的的。正如我在白俄罗斯科学院所说的,我们支持科学家是无私的,投资并不占据他的论文,不占有他的专利、他的成果,我们只需要有知晓权。不光是成功的,包括他失败过程的知晓权。像灯塔一样,你可以照亮我,也可以照亮别人,而且灯塔是你的,完全不影响你产业化。
             我们今天集结2000多名高级专家及高级干部走上战场,让他们真正去理解客户需求,背上他们自己制造的降落伞,空降到战火缤纷的战场。“春江水暖鸭先知,你不下水,怎么知道天气变化”。当前“天气预报”绝大多数都是美国作出的。美国不仅集中了大量优秀人才,而且创新机制、创新动力汹湧澎湃。我们要敢于聚焦目标,饱和攻击,英勇冲锋。不惜使用范弗里特弹药量,对准同一城墙口,数十年持之以恒的攻击。敢于在狭义的技术领域,也为人类作出“天气预报”。努力在基础科学上领先,与以客户为中心并不矛盾。客户需求是广义的,不是狭义的。
             正如胡厚崑所说的,我们每年要破格提拔4000多个员工,以激活奋斗的力量。让优秀人才在最佳时间、最佳角色,作出贡献。人力资源的评价体系要一国一制,用什么考核什么,不进行无目的的考核,让前线将士聚焦在作战上。人力资源要研究热力学第二定律的熵死现象,避免华为过早地沉淀和死亡。
             郭平提出,用法律遵从的确定性,来应对国际政治的不确定性。给我们指出了正确处理国际关系的方向。我们的财务管理已达到行业领先水平,结束区域站点存货无法盘点历史,中心仓存货的帐实准确率99.89%,站点存货的帐实一致率98.17%。有成功实践经验的优秀专家及干部正在大规模成长,但不能就此满足。要有应对金融危机的预案,要压缩超长期库存和超长期欠款。提高合同质量是最根本的措施。
             三十年的奋斗,我们已从幼稚走向了成熟,成熟也会使我们惰怠。只有组织充满活力,奋斗者充满一种精神,没有不胜利的可能。炮火震动着我们的心,胜利鼓舞着我们,让我们的青春无愧无悔吧。
             春江水暖鸭先知,不破楼兰誓不还。



             附1:从技术专家到工程商人
             --郭平在“出征·磨砺·赢未来”研发将士出征大会上的讲话


             这是我们历史上第二次举行如此大规模地誓师出征大会,但这次与16年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情景大为不同。16年前,我们的誓师出征是为生存所迫,多少有些悲壮。今天,我们则是为了抢占未来的战略高地、为了获取更大的胜利而出征。我们这两千多人将很快和一线的将士们一起,勇敢、光荣地承担起炸开通向未来的城墙口子的重任。
             1、以法律遵从的确定性应对国际政治经济的不确定性
             今天各位出征之时,正值世界风云变幻。从外部看,地缘冲突、大宗商品价格波动、经济下滑等引发的政治经济金融风险和各种黑天鹅事件层出不穷。从内部看,我们的内、外合规还没有完全建立,经营的有效性和财务的健康性也有待加强。这就是这次两千多人的队伍在迈出研发“象牙塔”投身到市场一线时面临的大环境、大挑战。市场是没有硝烟的战争,面对目前错综复杂的环境,我们要获取胜利,首先就要学会遵纪守法,无论我们身在何处,我们在世界各国都不能违反法律。大家一定要记住,我们就是商人,我们出征的目的就是经商,我们始终要坚持“以法律遵从的确定性应对国际政治经济的不确定性”。
             这次出征,大家承担的是在增量市场和新机会领域扩张的重任,但今天的时代和16年前相比已经大为不同,我们仍然需要黄继光式的英雄气概,但我们不需要黄继光式的作战方式。我们不能无视风险的存在、无视效率效益一味地猛冲猛打,而要充分发挥大平台支撑精兵作战的新型作战方式的威力。大家一定要沉下心来,在充分发挥对技术的深刻理解和洞察能力的同时,认真学习市场和销售业务,学习LTC流程,学习合规遵从,深入理解客户需求,理解合同条款的构建,理解项目经营的精髓。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获取胜利,并在这个过程中成功地实现从技术专家向工程商人的转变。
             2、只有懂财经,才能真正做好工程商人
             我们通过IFS变革,用十年的艰苦努力,建立起了全球化的财经管理体系,在加速现金流入、准确确认收入、项目损益可见和经营风险可控等方面取得了根本性的进步。财经现在已经能够支撑公司每年一万亿美元的资金流量,支撑上万个项目的精细化经营。这些进步的背后蕴藏着巨大的管理财富,是财经与业务真正融合后产生的价值。
             各位技术专家们在走向市场的时候,要认真理解IFS变革的理念,要学会用计划预算核算去管理机会,实现战略目标;要掌握项目概算的基本要求,提高合同质量,提升经营的效率和效益;要在抓机会的同时洞察可能存在的经营风险,做好扩张与控制的平衡,追求有效增长……总之,要成为一个合格的工程商人,就一定要懂财经,因为再大的机会、再大的合同最终都要能够转化成现金,这就是商业的本质。
             从研发到市场既是一种挑战,更是人生的一次机遇,相信经过一场场战斗的洗礼,大家一定能够把在技术上多年的积累与销售、交付、财经、供应链等火热的实践融会贯通,在谱写人生光辉诗篇的同时,为公司的商业成功贡献自己的力量!

             附2:任正非:雄赳赳 气昂昂 跨过太平洋 在欢送海外将士出征大会上的讲话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太平洋……,当然还有大西洋和印度洋。是英雄儿女,要挺身而出,奔赴市场最需要的地方。哪怕那儿十分艰苦,工作十分困难,生活寂寞,远离亲人。为了祖国的繁荣昌盛,为了中华民族的振兴,也为了华为的发展与自己的幸福,要努力奋斗。要奋斗总会有牺牲,牺牲青春年华,亲情与温柔……。不奋斗就什么都没有,先苦才能后甜。
             “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没有我们先辈的这种牺牲,就没有中华民族的今天。为了祖国的明天,为了摆脱一百多年来鸦片战争、八国联军入侵的屈辱,以及长期压在我们心里的阴云,我们要泪洒五洲,汗流欧美亚非拉。你们这一去,也许就是千万里,也许十年、八年,也许你们胸戴红花回家转。但我们不管你是否胸戴红花,我们会永远地想念你们,关心你们,信任你们,即使你们战败归来,我们仍美酒相迎,为你们梳理羽毛,为你们擦干汗和泪,……。你们为挽救公司,已付出了你们无愧无悔的青春年华,将青春永铸。
             华为正面临着一种机会与危机。我们的机会是经历了十年奋斗,培养和造就了一支奋斗的队伍,有组织、有纪律的队伍,一支高素质、高境界和高度团结的队伍,许多年轻的干部正在职业化的进程中,陶冶自己,重塑自己,他们不怕艰苦,勇于献身,努力学习,是我们事业的宝贵财富;我们经历了十年的积累,以客户化的解决方案为先导的产品体系有了较大的进步,有希望搏击世界舞台,在这个舞台上检验自己。只要勇于自我批判,敢于向自己开炮,不掩盖产品及管理上存在的问题,我们就有希望保持业界的先进地位,就有希望向世界提供服务。我们不尽快使这些产品全球覆盖,其实就是投资的浪费,机会的丧失;随着我们的管理逐步国际化,IPD、ISC、财务四统一、IT、任职资格、虚拟利润方法、述职报告制度……的推行,华为将面临内部组织越来越开放,允许越来越多的优秀人才,加入我们的队伍。这些优秀人才,将一同与我们奔向战斗的前方,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我们的危机是我们的队伍太年青,而且又生长在我们顺利发展的时期,抗风险意识与驾驭危机的能力都较弱,经不起打击。但市场的规律,常常不完全可以预测,一个企业总不能永远常胜,华为总会遇风雨,风雨打湿小鸟的羽毛后,还能否飞起。总是在家门口争取市场,市场一旦饱和,将如何去面对。
             我们没有象Lucent……等那样雄厚的基础研究,即使我们的产品暂时先进也是短暂的,不趁着短暂的领先,尽快抢占一些市场,加大投入来巩固和延长我们的先进,否则一点点领先的优势会稍纵即逝,不努力,就会徒伤悲。我们应在该出击时就出击。一切优秀的儿女,都要英勇奋斗,决不屈服去争取胜利。
             我们的游击作风还未褪尽,而国际化的管理风格尚未建立,员工的职业化水平还很低,我们还完全不具备在国际市场上驰骋的能力,我们的帆船一驶出大洋,就发现了问题。我们远不如Lucent、Motorola、Alcatel、Nokia、Cisco、Ericsson……那样有国际工作经验。我们在国外更应向竞争对手学习,把他们作为我们的老师。我们总不能等待没有问题才去进攻,而是要在海外市场的搏击中,熟悉市场,赢得市场,培养和造就干部队伍。我们现在还十分危险,完全不具备这种能力。若三至五年之内建立不起国际化的队伍,那么中国市场一旦饱和,我们将坐以待毙。 今后,我们各部门选拔干部时,都将以适应国际化为标准,对那些不适应国际化的,要逐步下调职务。
             我们正处在危机中,还有一项例证。就是处在危机并不认识危机,前方浴血奋战,后方歌舞升平。机关不能以服务为宗旨,而是前方的阻力,使流程执行困难重重。当我们今天欢送将士奔赴前方时,我们要使后方全力为前方服务,不能实现这种服务的员工要下岗。
             号角在响,战鼓在擂。前方没有鲜花,没有清泉……。一切困难正等着我们去克服。
             随着中国即将加入WTO,中国经济溶入全球化的进程将加快,我们不仅允许外国投资者进入中国,中国企业也要走向世界,肩负起民族振兴的希望。
             在这样的时代,一个企业需要有全球性的战略眼光才能发愤图强;一个民族需要汲取全球性的精髓才能繁荣昌盛;一个公司需要建立全球性的商业生态系统才能生生不息;一个员工需要具备四海为家的胸怀和本领才能收获出类拔萃的职业生涯。
             所以,我们要选择在这样一个世纪交换的历史时刻,主动地迈出我们融合到世界主流的一步。这,无疑是义无反顾的一步,但是难道它不正承载着我们那要实现顾客梦想,成为世界一流设备供应商的使命和责任吗?难道它不正是对于我们的企业、我们的民族、我们的国家、乃至我们个人,都将被证明是十分正确和富有意义的一步吗?
             是的,我们正在创造历史、与文明同步!
             你们背负着公司生死存亡的重任,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

             华为人报 第113期 2001.1.18 1版